•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 Lamborghini Super Trofeo車手林帛亨專訪


刊登時間: 2014/01/23

參賽選手林帛亨

Q澳門大賽對你的意義為何?

 

A澳門大賽已經辦了60周年了,你可以想像60年前的台灣是甚麼樣子嗎? 在當時的亞洲各國一般的民生物質都還很缺乏的狀態下,別說是賽車了甚至連很多車子都是被剛做出來的時代,然而卻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已經有人舉辦了如此規模的賽車運動,對於我們車手來說這是足以讓內心相當激昂的,只要能在這個舞台贏得比賽,對於自身的肯定以至於整的車界的榮耀都是非常高的。

 

 

Q從之前決定要參賽,到賽前的準備到參與的過程當中,有甚麼印象深刻或是想跟讀者麼分享的?

A從最初嘉鎷車隊說要參賽,到賽前的準備,我有到中華賽車協會那去開了一下模擬器,在那之前我沒有做太多的體能訓練,因為我知道12圈的賽程對我來說應該是很輕鬆的,大概比較多的準備是心理建設方面,我對自己說不要太好勝,即使真的遇到纏鬥,真的擋不住了,我可能也會讓對方過,原因在於上一次我是沒完賽的,所以我這次去唯一最大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完賽,如果未來有更多機會挑戰這個賽道的話,才盡量去爭取這個頒獎台最高的位置。因為澳門不像封閉賽道,想練習就可以去練習,所以不論是練習賽、排位賽、還是決賽,對我來說這次的比賽我就當它是一個練習,我就是熟悉它。其實即使到現在開完這場比賽之後我對這個賽道都還非常的陌生,而且可怕的是,它每年都在變化,由於不辦比賽時它就是一般的街道,平時路面上巴士、卡車來來往往,路面的品質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像這次參賽的許多車手都感覺到東方彎道非常彈跳,比去年還跳,這也是為什麼澳門賽道一直讓人卻步的原因之一吧。

山下的直線路段時間與第一名幾乎沒有差異,最終還是取決於山路的經驗。

 

Q在開的過程中如何,有沒有遇到很緊張的情況?

A在開的過程中,我沒有很緊張,因為我還蠻清楚我後面的日本車手,在山下的平面道路部分是比我慢的,所以這段路線我就是盡可能集中精神,努力在這段作出時間,而到了山路他要超車的可能性很低,於是我就很保守的開,不貼牆也不延遲煞車,就當作是一般山路開車而已,在降低專注力的情況下就同時當作休息,直到下了山在平面時才全力衝刺,在這段路可以拋開對手兩秒多而在山路部分大概兩個彎就被追回來了。後面的車手也很有經驗,我認為它不會只為了再往前一個名次而不是冠軍的情況下去冒這個風險,而這個方式相當有效。至於第一名雖然在山下的速度跟我幾乎沒差異,但在山上實在太快了,所以我根本沒管它怎麼跑,同理我也不願意冒著跟他兩敗俱傷的風險,我只專心在完賽這個目的。

 

 

Q最難克服的障礙為何?

A我認為第一個是心理的因素吧,由於這個賽道不容許一絲的失誤,一旦大意下場通常就是以退賽收場,所以事前的心理建設很重要,該冷靜的時候壓抑住自身的鬥志也是重要的功課,再來就是賽道的熟悉度了,由於幾乎沒有練習的機會,真的要熟悉這個賽道,F3是最好的平台,我之前有機會開到,但很可惜的在練習時就撞掉了,正式比賽也是一圈就下來了,以這次澳門賽事包含練習有30圈的經驗,我個人認為至少需要100圈以上才能稍微熟悉這個賽道。

 

Q給有計畫挑戰澳門賽道的台灣車手建議為何?

登上頒獎台就是對車手的最大榮耀。

 

A千萬不要在練習與排位賽事就想把自己逼到極限邊緣,像我這次的比賽我在決賽時仍是當作練習來開,就是要把每一圈開完,我就是要練習,把每一圈都當成是吸取經驗的機會。另外熟悉度很重要,這個賽道非常困難,在鏡頭上看或許沒甚麼,如果從車手的角度來看,當你進入一個彎時基本上你只會看到一面牆,根本看不到一個彎,你甚至連入口都看不到,所以它很講求車手對於每個彎道的記憶點,尤其在東方灣,畢竟它的時速約在230km/h,你的視角只有一面牆,只有在轉了之後才看的到彎道,你只能向信自己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說F3很吃香,因為它的的練習機會多非常多,只能靠身體來熟悉了。

 

Q澳門賽道跟大鵬灣相比的差異為何?

A如果就大鵬灣來說,它是很標準有如教科書般的賽道,路面沒有上下坡、也沒有跳動,也因此避震器的調教就簡單許多,如雪邦或澳門,下坡就偏轉向過度、上坡就偏轉向不足,再搭配彈跳路面,調教的難度就變得非常的高,因此我自己認為我需要100圈、三年的時間,你不只要了解賽道你還必須了解你自己要甚麼,這才表示你已經把車輛發揮到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