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決戰終點線》最慘烈的戰役


刊登時間: 2013/09/09

資料協助提供 樂到家國際娛樂
要用一個詞彙來標誌’70年代,那麼「無政府」可能是最適切的。誠如龐克名團Sex Pistols在1976年的單曲名稱〈Anarchy in the U.K〉所傳達的訊息,石油危機帶來的經濟瓦解,讓群眾不再嚮往龐大的組織化社會活動(這在嬉皮的’60年代可說是種流行),轉而專注於更滿足個體性的體育和傳媒娛樂。賽車方面,燃油的高成本,也導致超長距離的跨國GT賽事式微,而封閉賽道賽卻愈加流行。結合電視媒體的F1實況轉播,成為’70年代的新集體狂熱。1976年F1賽季,是那個世代最難忘的共同記憶之一。

70年代無政府化的個人主義文化,在《決》片中也呈現了這樣的時代氣氛。

命運的伏筆
雖然James Hunt在1975年表現令人驚艷,但車隊老闆Hesketh爵士卻宣稱其財務狀況已無力再製造下一位英國世界冠軍。被迫失業的James很幸運地在1976賽季前夕,遇到兩屆冠軍車手Emerson Fittipaldi離開McLaren車隊;當時,他是唯一能夠填補McLaren空缺且有經驗的車手。雖然學會控制情緒的他開始為McLaren贏得數場分站賽,但時而暴躁的脾氣仍使James做出用拳頭攻擊車手和賽會人員的惡行,甚至站在跑道上向著困惑的對手飆髒話。

學會控制情緒的Hunt,開始成為頒獎台的常客,但火爆的場面依然經常發生。

另一方面,他的宿敵兼密友Niki Lauda則在1975年橫掃摩納哥、比利時、瑞典、法國和美國等站而拿下該年冠軍後,於1976年賽季持續這股氣勢。不同於性情如希臘酒神般狂放的James Hunt,似阿波羅冷靜理性的Niki即使對於象徵榮耀的獎盃也視之為無用之物。他甚至將它們送給鄰近的車行,以換得免費洗車的優待。也許是此舉觸怒了F1賽車之神吧?眼看在1976年已然拿下5場勝利的他,就要重演去年的奪冠情節,未料卻在德國站險惡的N?rburgring賽道遭逢噩運。

1976年賽季的奪冠舞台,可說是專屬於James Hunt和Niki Lauda兩位亦敵亦友的車手。

火與水的淬煉
早在德國站開賽前一週,當時跑出N?rburgring最速單圈的Niki就曾率其他車手杯葛這場比賽,因為這條23公里賽道的安全措施令人無法心安。可嘆的是,多數車手仍表決願意如期開賽。正式賽當天,由於場地濕滑,多數車手選擇以濕地胎開跑,除了熟悉該賽道的老手Jochen Mass之外。果然,才跑了一圈路面便轉乾,包括領先起跑的Hunt等多數車手返回Pit換乾地胎,Mass趁機取得領先。換胎後的Niki試圖追回時間,卻在第二圈Bergwerk彎道前的左彎中,因為後懸吊失靈而滑出跑道撞上路堤。Niki的Ferrari 312T2彈回跑道並起火燃燒,在4位車手合力搶救下,Niki雖被拖離火海,卻遭嚴重灼傷,以直昇機送醫急救。

早在N?rburgring開賽前,Lauda就有著不祥的預感,雖然召集其他車手拒賽,但無奈賽事最後還是照常舉行。

德國站重新起跑,最後是由James Hunt獲勝。頭部、臉部灼傷、多處骨折、肺部及血液因吸入高熱毒氣而受損的Niki,原本已宣告急救無效,卻在爾後數天中,靠驚人的意志力從鬼門關兜了回來。N?rburgring賽道因這起事故自F1賽程除名,而Niki則在6週後頭上裹著滲血的紗布拿下義大利站第四名。在Niki復原期間,James將兩人積分差距拉近,使得日本的富士賽道成為決戰一役。該正式賽當天大雨滂沱,James和Niki分別從第二、三位起跑。到了第二圈,Niki因臉傷影響安全毅然退出比賽,使得第三名完賽的James最後以積分1分之差奪下冠軍。

險惡的1976年德國站賽事,在該年的可怕意外之後,N?rburgring便自F1賽程中除名。

Lauda的Ferrari賽車在N?rburgring賽道起火燃燒,他雖被拖離火海,卻遭嚴重灼傷。

1976的日本富士站實況,這場比賽考驗Hunt和Lauda的最後勇氣,從某種角度想,他們兩人都是克服自我的勝利者。

這個歷史性的一刻,是1976年日本站賽後,McLaren車隊經理告知Hunt其對手Lauda退出了比賽,因此他贏得了最後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