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Webber速度太慢,叫他讓路!


刊登時間: 2013/05/05

小天王被寵壞了車隊指令 自打耳光?

所謂世界冠軍,不是留給「吃素」的人,你需要具備霸氣、企圖心、侵略性,以上的條件並沒有提到「品格」,既然叫做霸業,自然就不是依靠品格能夠獲得的;但所謂有品沒品,只要沒有違規犯法,其他都只是主觀感受而已、也就是這幾年在台灣常聽到用來混淆事情本質的「社會觀感」問題。想達成霸業、又想顧及觀感,那只有在中國儒家的故事書裡才會出現(雖然那些書裡把「霸業」偷換成「王道」),若想兼顧,只會落得前後矛盾。

你可以說S.Vettel在馬來西亞站是偷來的勝利,也可以說為求勝本該不擇手段。

有看比賽的讀者,一定已經知道我要講的是馬來西亞站的Sebastien Vettel及其所屬的Red Bull車隊(光看大標就知道)了,但為了兼顧(你看看,我也落入想「兼顧」的窠臼)沒看比賽的讀者,且容我在此重提一下:該站進入終盤、兩部Red Bull均完成最後一次(也就是第四次──真拜今年Pirelli之賜,讓他們一場決賽用掉五套輪胎)休停之後,比Vettel晚一圈進站的Mark Webber維持領先,這時Red Bull以頭兩名完賽已成定局,為在能拿滿分的機會下避免內鬥,遂叫他們進入節油模式、以巡航狀態跑完剩下的圈數就好。

S.Vettel說他不是故意,但這張圖哪裡看得出來心虛?(相較車庫裡Red Bull技術長A.Newey的神情)

終盤突襲逆轉
也就是說,這場比賽的優勝將是Webber的囊中物,他聽從車隊的命令、乖乖調低引擎轉速,倒數第11圈,Vettel突然發動攻擊、超越隊友,使兩人最終名次逆轉。這次的突擊並非Vettel在終盤才臨時起意,打從過早的第一次休停讓他將竿位起跑的領先位置轉給隊友之後,他就一直嚐試超回來,但始終不順,情急之下,他透過無線電向車隊控訴:「Webber速度太慢,叫他讓路!」但是車隊沒有照辦,甚至在他幾次試圖超車的動作造成兩人險象環生之後,車隊還告誡他的行為是「愚蠢的」。

到了頒獎台上,S.Vettel真正感到心虛:惴惴不安地關注著M.Webber的一舉一動。

他嚥不下這口氣,因此終盤車隊下令節油巡航時,他沒有聽從,而是攻其不備地偷襲了聽從指令的隊友。在停車區下車時,Vettel高舉雙手、振臂慶勝,但是Red Bull主管面色凝重;之後,他似乎才稍稍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Webber在休息室表現了他的不滿(但他向來最多只是喝完水之後重重地放下杯瓶,這次也不例外),Vettel保持與隊友的身體距離,頒獎台上,兩人缺乏互動,但可以看到Vettel在留意Webber的表情、甚至試圖攀談。Vettel之所以做出這種「抗命」的行為,理由不難理解:Webber雖然年紀較大、資歷較豐,但每年都是Vettel的手下敗將,連獲三屆冠軍的後者心裡早就沒有對隊友的基本尊重,當然,從過去三年來看,Vettel固然比Webber更具衝勁,但在某些程度上,Vettel也早已被車隊的偏袒(事後Webber亦直言不諱)給寵壞了,這次他既然敢在比賽中「命令」車隊叫隊友讓路,他當然也認為自己即便抗命亦仍能得到車隊的庇護。

M.Webber聽從車隊指令,卻讓自己輸了比賽,今後還要他相信車隊、相信隊友?

抗命有恃無恐
再者,這次Fernando Alonso在第1圈就事故退賽,這是其他爭冠者拉開積分的大好機會,如果本站是Webber第1、Vettel第2,兩人的總分就變成同分,這樣車隊就不會做出任何棄保的決策(儘管賽季才開幕就談棄保是太早,但畢竟如今車隊指令不違規),Vettel必須維持自己相對於隊友的優勢,才能確保車隊未來無論在客觀(實際成績)或主觀(感情偏袒)上都會繼續挺他;他確實展現了企圖心、發揮了侵略性,但他這次真正踩到了車隊管理權威的底線、徹底瓦解了Red Bull隊內僅存的一點點互信。

Red Bull內部爭執最嚴重的一次,就是2010年土耳其站的相撞,S.Vettel退賽、M.Webber掉到第3。

Webber之所以會聽從車隊指令,基於他相信隊友也會聽從,Vettel的抗命行為(同樣基於他相信隊友會聽從)不只破壞了這分互信,更嚴重的是破壞了車隊的威信:今天Vettel可以不聽從車隊指令(人家受寵愛、有本錢任性?),改天Webber也不必聽從(反正自己橫豎本來就不受疼愛),對觀眾和媒體來說,這樣的場面當然會更加刺激精采,但這樣也會把Red Bull變成Alain Prost/Ayrton Senna或是Alonso/Lewis Hamilton時代的McLaren了!一旦號令不出,這車隊還叫做是車隊?

Vettel在事後向車隊認錯、並向Webber致歉,儘管實質上於事無補(一來一往相差的14分去跟誰討?Webber真正有資格喊:「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賽!」「比賽無效!」但他要去跟誰喊?),但至少表現Vettel還知道要檢討。在業界一片撻伐之聲、認為Red Bull應該給予Vettel處分的氛圍下,領隊Christian Horner說為免影響士氣,處分的方式將等到三週後的中國站再來決定(Webber的士氣似乎就不是士氣)。Horner還說Vettel和Webber關係欠佳、向來就不是最佳拍檔,這種廢話不必他講、大家也都知道,而排解這種糾紛不正是車隊的職責嗎?Vettel這次打了車隊一耳光,車隊真的還要繼續陪笑?

2010年土耳其站明明是S.Vettel自己冒進、還以為M.Webber會退讓,下車後竟還指隊友腦子有問題。

車隊自我閹割
沒錯,在這兩站之間的訪談中,被打左臉的Horner又自己打了右臉:「抗命的行為顯示了頂尖車手的競爭天性……唯命是從的車手絕無法取得像Vettel那樣的成功。」到這時,誰還會相信該隊可能對Vettel做出任何處分?如何還要Webber再相信這支車隊的任何決策?萬眾「期待」中,三週後H7N9禽流感正肆虐的中國站到了,Vettel在賽前竟然「翻供」、說他之所以違抗車隊指令是因為他認為Webber「不配」獲勝,甚至說下次還會照做!這完全印證前面講他瞧不起隊友,更有甚者,還瞧不起車隊。

M.Webber在中國站遭遇多重狀況、零分收場,莫非這就是Red Bull所謂的「處分」?

到頭來,Red Bull究竟做出什麼處分?中國站排位賽第二回合,Webber因為燃油用盡而停在路邊(Horner說是加油機算錯油量),在今年的殘餘油量規定之下,他被罰決賽由休停站起跑(也就是大家都走了才能走),要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可以用新胎起跑,結果竟只跑了一圈又進站換胎,這時他已經完全看不見前面最後一位的車尾燈,然後與Red Bull子車隊Toro Rosso相爭時遭撞,最後在第二次休停出站不到一圈即車輪脫落、退賽收場,讓Vettel的總分領先他達一倍。

目前車隊指令的最高極致,是Ferrari在2012年美國站撕掉F.Massa的變速箱封條、讓他的起跑排位被罰至F.Alonso之後。

雖然講起來或許很陰謀論,但莫非Red Bull要告訴大家:這就是他們所謂的「處分」?當然你可以說是車隊犯錯加上Webber運氣不好,但在大家等「答案」的當口出現這種失態,心機重一點的人理所當然不得不懷疑這就是Red Bull給出的答案:徹底凌虐羞辱Webber!但,讓他零分收場?Red Bull什麼時候變成像Ferrari一樣重視車手冠軍超過車隊冠軍的車隊了?反正自己車好,談判續約權在車隊這方,所以他們要逼Webber成為像Ferrari當年的Rubens Barrichello和現在的Felipe Massa那樣的角色?Vettel和Webber的關係,向來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這兩站期間的狀況讓這個話題更加升溫(或許中國站的「失誤」是天意如此?),甚至讓Vettel在他的車迷間也損失聲望。Red Bull最高顧問Helmut Marko在兩站之間曾表示:「今後不會再下任何車隊指令。」事實上也不必再下了,因為反正沒人會聽了,車隊再下指令的後果只會是再打自己耳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