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不只想著贏 要想著全贏 銀箭走出陰暗幽谷


刊登時間: 2014/05/10

文 王以平

且讓我們一筆筆帳來算:Nico Rosberg,2006年出道,2012年才拿下個人F1首勝;Lewis Hamilton,2007年出道,次年封王之後,年年無緣年度三甲、成為他的「魔咒」;Mercedes,2010年以完全廠隊體制復出F1,歷經頭兩季的年度第4之後,2012年甚至只有第5。但在去年的賽季中,三者一齊讓我們看到了走出低潮的曙光,而今年彷彿刻意要與他們的過去形成極端對比似的,至今還沒有輸過任何一場比賽,而且除了開幕站之外,每站都以車隊的滿分(包辦第1、第2)收場。

Hamilton和Rosberg早在卡丁賽車就當過隊友,交情極佳,但當他倆共同效力的車隊有望爭冠時,友情會否面臨破局?

開幕站Rosberg雖然拿下優勝,但Hamilton卻早早故障退賽,當時讓人對速度一枝獨秀的Mercedes W05賽車抱著可靠性不足的隱憂;但之後的比賽又完全是另一個故事:Hamilton拿下三連勝、Rosberg則是三次都獲得第2,亦即Mercedes連拿了三場全勝!才跑完第四站,Mercedes在車隊積分榜上已經遙遙領先第2將近100分,若如此下去,年底封王的領先差距將會比之前的Red Bull大得多──Red Bull極少包辦1-2,但Mercedes幾乎都是1-2,這種「鯨吞」非常可怕。

Massa轉投因Mercedes引擎加持而回春的Williams,卻在第二站就「重溫」被車隊下令讓車給更快隊友的記憶。

遙遙領先的全勝模式
綜觀F1歷史,舉凡達成開幕三連勝以上的車隊,都是年度冠軍車隊,Mercedes已經進入了這個模式,但難道身為觀眾的我們又只能像之前看Red Bull一枝獨秀那樣、進入昏睡模式?不,這次不一樣:之前Red Bull只有Sebastien Vettel一名車手有看頭,但這次Mercedes並沒有獨厚一位,從巴林站終盤Hamilton和Rosberg的熱鬥來看,Mercedes是開放車手自由競爭的,只不過前提是兩人都要確保讓車子完賽──這就是車隊劃出的那條線,只要不跨越那條線,誰封王都可以──反正都是自家人。

前三站的強勢竟然只是Mercedes的「折衷」戰略:他們真正想使用的短車鼻,由於撞擊測試而遲至第四站才上場。

和之前Red Bull的Vettel和Mark Webber以及Ferrari的Michael Schumacher和Rubens Barrichello都不同:或許今年我們已經可以早早預知車隊冠軍會是Mercedes,但車手冠軍呢?現階段仍不好講,我們也不能篤定Hamilton就會像最近的三連勝一樣、一路壓著Rosberg到年底(儘管我個人認為這種機率十之八九),這樣就還有得看──1988年McLaren拿下開幕11連勝、全年16站15勝,但仍然到了季末才知道誰是車手冠軍,今年的Mercedes或許就在複製這個狀況。

Hamilton在中國站再一次以Pole to Win的壓倒性態勢獲勝,同時拿下他個人F1生涯首度的三連勝。

若無「意外」,其他車手能想望的只剩下頒獎台上的末席──第3名了,看看最近Mercedes包辦1-2的三站,第3名依序為Red Bull的Vettel、Force India的Sergio Perez、Ferrari的Fernando Alonso,顯示這個位子還是開放性的,但也顯示其他人能爭的只有這個「The Best of The Rest」,畢竟比Mercedes每圈慢2秒的速度,恐怕到年底也追不回來,而就算追回來,恐怕也為時已晚;不過,只要獨強車隊的兩名車手彼此之前還有競爭性,就很難讓我們看到睡著。

當了第四年的衛冕冠軍,Vettel今年不但陷入苦戰、常常陷入中游集團,甚至面對新隊友也佔不到便宜。

檢證四屆冠軍的時機
過去的Red Bull對賽局是一個基準,今年的Red Bull對Vettel更是一個基準:他的新隊友Daniel Ricciardo除了賽車故障以外,至今還沒有一次跑輸那名四屆世界冠軍,我們已經大致認定Vettel只能開順風車(就算在過去,只要Webber能爭取到近身肉搏的機會,Vettel的表現就沒那麼穩定──或許你還記得2010年土耳其站),今年則不只車子不順,新隊友也沒有同胞前輩(Ricciardo和Webber均為澳洲籍)那麼好對付:最近兩站,Vettel在賽中都被車隊下令「你比隊友慢,請讓路」。

Alonso在中國站為Ferrari登上今年首次的頒獎台,一如往常靠自己的能力突破賽車戰力的極限。

Vettel已經為Red Bull拿下四個冠軍(當然也可以說是Red Bull為Vettel拿下四個冠軍),你會好奇車隊竟然完全不給他情面、命他讓車?這點在於Ricciardo和Webber出身的差異性:到去年為止,Red Bull用過的車手之中,Vettel是他們唯一從低階賽車培養上來、並從子隊Toro Rosso升格的車手,Red Bull疼自己的子弟兵在所難免,但Ricciardo在這方面出身和Vettel相同,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到了世代交替的時候,Red Bull或許不會顧及往日的情面。

很多人期待Raikkonen重返Ferrari能給Alonso一點顏色看,但這個願望到目前尚未發生。

Schumacher曾經說過:Vettel必須遭遇一些困境,才能令他成長!無巧不巧的是,就在說過這話的Schumacher昏迷未醒的時候,Vettel真的遭遇困境了,相同出身的新隊友令他招架不住,今年就是驗證過去的四連冠對他個人而言是否貨真價實的時候(有人戲說那四個冠軍應該頒給Red Bull設計長Adrian Newey),我們可以等著看Vettel在未來(最遲今年下半季,不能等到明年)能否「成長」、重新奪回對內主導權,雖然目前講下半季還嫌為時尚早。

McLaren雖然開幕站包辦2-3,但在最近兩站卻完全掛零,老闆Ron Dennis重掌車隊的效應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