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Vettel散步拿冠軍 最年輕四冠王登基


刊登時間: 2013/11/18

沒錯,主標題那句話在本期截稿前還沒有發生,但它肯定會發生(在你看到本期的書時,應該已經發生了)──真的嗎?分析給你看:今年賽季在本期截稿前(以下簡稱「目前」)還剩下四站、滿分100分,Sebastien Vettel目前領先第2名(即Fernando Alonso──目前唯一在數學理論上尚未喪失爭冠機會的對手)90分,除非Alonso包下四站全勝、而Vettel總共拿不到10分,主標題那句話才不會發生,但不妨再想想:這個狀況有沒有可能發生?
絕無可能:且不說Vettel目前15站九勝、總計12次頒獎台的得分能力,就算他餘下四站全部掛零(除非交上超級厄運──乾脆直接說突然暴斃)好了,Alonso也沒法吃下全部四站!從今年的整體戰力(車手+車子)來看,現在爭亞軍的車手從Alonso、Kimi Raikkonen到Lewis Hamilton彼此總共只差46分(詳見文末積分表。我想也可以排除數學理論上還有機會的Mark Webber和Nico Rosberg)──差不多是Alonso落後Vettel積分的一半,而這三人目前的勝場數目依序是二、一、一(另外連Rosberg都有兩勝),並沒有誰的勝率特別高或特別可靠。

全場五位世界冠軍,在韓國站拿下個人F1生涯目前最佳戰績(第4)的N.Hulkenberg就擋住了三位。

誰被誰翻盤逆轉?
我到底想說什麼?比起翻盤逆轉奪冠,Alonso連亞軍位置都被翻盤逆轉的可能性還大了一倍,從勝率和穩定性來看,即便Vettel剩下四站真的全部無勝,這些勝場也會被有望爭亞軍的這些人給瓜分掉(Hamilton雖然說了Mercedes今年不可能再勝,但那當然是指Vettel還在的前提下),亦即Alonso不可能拿到足夠超過Vettel的分數(除非Vettel像Michael Schumacher於1997年閉幕站那樣為了爭冠而撞人、結果被剝奪全年積分,但Vettel?當然沒必要),而且無勝不表示掛零,再加上還有90分的領先在那裡,回到現實面來看,Alonso守住自己現在的亞軍位置就已經是合格了,至於爭冠的想望,就像他們Ferrari領隊Stefano Domenicali講的:明年再說吧!

這這這位小姐!妳想要K.Raikkonen簽在哪裡(那裡)?

自從2010年成為F1史上最年輕冠軍以來,由於繼續衛冕蟬聯至今,因此Vettel逐年更新最年輕二冠、三冠、以及今年會達成的四冠紀錄(當然也是最年輕連冠紀錄),今年的新加坡站到韓國站,他亦成了F1史上第三位連續兩站大滿貫(起跑竿位+決賽優勝+全場最快單圈)的車手(前兩位是1952年德國站到荷蘭站的Alberto Ascari以及1963年荷蘭站到法國站的Jim Clark),目前他尚在個人F1生涯的前期,就已經寫下這麼多歷史紀錄,未來能再刷新的紀錄還多得很。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從放完暑休以來,Vettel囊括了至今的每一站比賽,上期在他二連勝時,我說他進入了像去年差不多同時一樣的連勝期,而本期已經五連勝了(去年的連勝期還「只有」四連勝),所以剩下的問題就是他可以推進到幾連勝,Hamilton認為Vettel很有可能達成平歷史紀錄的九連勝,那是Ascari從1952年末到1953年初的「跨賽季」連勝,而目前的單賽季紀錄是Schumacher於2004年的七連勝,只要Vettel在印度站和阿布達比站不「失準」,他就平了同胞前輩的紀錄,接下來的美國站和巴西站,就是他為自己的四連冠再錦上添花的機會了。

新加坡站賽後,由於F.Alonso停在賽道中間讓M.Webber搭便車,因此各遭FIA記一次申誡。

不擇細流 故就其深
Red Bull的賽車已經是橫掃當今F1賽壇,但他們彷彿不只要贏、還要大贏,看他們的技術長Adrian Newey整個賽季都還在精益求精就知道;但在新加坡站,前Minardi車隊老闆Giancarlo Minardi發現Vettel的車子在過彎時的引擎聲跟別人不同,Hamilton也發現Vettel在出彎時可以比別人早20公尺開始全油門加速,因此Red Bull遭到懷疑使用了F1禁用的、在動力超過抓地力時可限制引擎輸出的循跡控制系統,為此,FIA技術總監Charlie Whiting對Red Bull賽車進行了檢查,結果認證並未違規。根據推測,Red Bull這套系統在意義與目的上確實是循跡控制,但有別於一般偵測車輪抓地狀況而限制引擎輸出的循跡控制,而是拐了一個小彎:利用偵測車身慣性的感知器,當橫向慣性較大時,表示正在過彎,這時藉由限制引擎輸出(部分汽缸不點火),讓車手可以放心踩油門,它的結果固然是(殊途同歸的)循跡控制,在技術上卻不是,沒錯──這和該隊以前使用的熱吹擴散器(利用大量排氣增強擴散器製造車尾下壓力的效果)一樣是鑽規則漏洞,這在未來亦可禁止,但在還能鑽到漏洞的當下,就表示不算違規。

F1車手協會在日本站決賽前為身故的前Marussia試車手M.deVilotta默哀1分鐘(可不是「一鞠躬10秒鐘」)。

關於Red Bull的循跡控制疑雲,領隊C.Horner斥為無稽之談:「我們怎可能在FIA審核、McLaren提供的車載電腦裡動手腳?」

以前討論熱吹擴散器時就說過,Newey雖然是空力設計師,但他的著眼點並不單以車身為出發點,他會想辦法從車裡所有的元件(包括動力系統)來獲得更多的空力效果,用動力系統改善空力效果?應該毫無關聯,但是熱吹擴散器就讓大家開了眼界──他能將沒有關聯的東西給連結起來;你會覺得這次的循跡控制跟空力更沒有關聯,而這仍然是他的點子,且以F1空力套件對氣流的敏感度來說,過彎打滑影響的可不只是輪胎抓地力,還會因為車體的不正常舉動而擾亂車殼附近的氣流,你會問這影響程度能有多大?沒錯,是沒有很大,但Red Bull就是把這麼多小地方加起來,才累積成如此恐怖的過彎速度。每支車隊的技術負責人當然都會發揮創意,但是創意的程度關乎創造力(不只是對設計的創造力,也包括對規則解釋的創造力)、創造力關乎想像力、想像力關乎天分,而創意的可行性又關乎經驗,目前Newey在這方面的能力仍是別隊難望項背,結果他的處境就像以前Schumacher時代Ferrari的設計師Rory Byrne一樣:想退休但車隊不給退休,因為他們可以讓車手奪冠事半功倍,而Vettel的霸業,就在這樣的線性下延續……王以平

對於S.Vettel的引擎「怪聲」,F.Alonso並未落井下石:「我早在季前試車時就聽到了,而他們也通過了大半個賽季的車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