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源比較
    目前尚未加入比較項目

賽車場是我的辦公室 Ferrari賽車技師的一天


刊登時間: 2013/10/16

文葉錦祥+圖王澤瑋
轟隆作響的引擎聲陸續安靜了下來,所有賽車開始被移回車房並接上高壓氣瓶的管子,賽車瞬間騰空離地約20公分,高壓氣動扳手的聲音四處迴盪,對賽車手來說,這或許只是一個練習與賽程的結束,但對維護賽車的技師來說,工作才正要開始,但這群無名英雄的工作會很忙嗎?有多少事要作?知道真相的人可能不多,為此我們特別飛到馬來西亞─雪邦賽道(Sepang),加入臺灣蒙地拿公司賽車技術團隊而成為其中一員,連續三天跟著他們一起工作、一起流汗並將全身弄髒,過程相當辛苦,但當我們看到自己的賽車順利衝過終點線,激動與興奮之情就如同我們贏得了賽事勝利。風開始吹,烏雲逐漸聚集,雪邦賽道經常會在下午突然來一場大雨,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已經幾天都沒下了,今天會下嗎?這是第二回決賽開跑前遇到的狀況,蒙地拿售服經理Tony向我們說:車子還沒進賽道,要換胎是比較方便的,但如果到跑道上才換,那可就有趣了,這時所有技師跟我們都站在車房前抬頭看著天空,要不要換雨胎?雖然大家都沒有說出口,但每個人的心裡都在想,詭譎的天色、微妙的氣氛。

報到後的第一件工作當然要從簡單的開始學起,千萬別小看貼紙這件事,在極速超過260km/h的壓力下,沒貼好的下場就是整張飛掉。

戴上安全帽、HANS與防火手套,安全帶也緊緊綁住,所有車手都坐好定位了,外頭的風持續吹著,雲跑得很快,感覺雨應該下不來,這時Pit Lane出口的綠燈亮起,一部部458 Challenge發動引擎並陸續開進賽道的同時,所有技師與我們一同奮力的推著工具車往發車位置衝,車上因為載著備用輪胎、雨胎及換胎工具,推起來並不如想像中輕鬆,兩三下就軟腿並暗自咒罵著,好不容易抵達發車位置旁待命,起跑前十分鐘的牌子已經放下,可以預期跑道清空的哨聲隨時都會響起,但原本非常熱鬧的跑道不知什麼原因突然安靜了下來,二十幾部賽車及上百名的技師、車手親友居然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甚至是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聲都可以清楚聽見,這也太詭異了,感覺時間似乎被按暫停鍵,這時耳朵聽到非常細微的答、答聲,臉上也感受到小水滴帶來的沁涼,雖然有點舒服,不過心裡突然一震!

幫車手把擋風玻璃擦乾淨也是相當重要的任務,458 Challenge採用的是輕量化特殊材質,要擦乾淨可不容易。

一轉頭,技師已一個箭步衝到工具車旁並推到換胎時的標準位置,接著再過十秒鐘,雨開始傾盆而下,這時依然沒有人說話,但並不是沒話說,而是沒時間說話,高壓氣瓶的管子開始飛舞,熟悉的高壓氣瓶聲又開始響起,氣動扳手猛烈的轉動著,輪框與煞車敲擊的金屬聲就像劍客在決鬥般鏗鏘作響,這時我依然還站在原地不動,衣服濕了、雨滴順著頭髮而落在臉上,該不該幫忙?能幫上啥忙?會不會幫倒忙?我用一秒鐘的時間做出了抉擇!

只要車子一下場,輪圈上頭就會沾滿煞車皮與輪胎的碳粉與碎屑,每次回到Pit就要擦乾淨以展現專業性。

貼一張貼紙有多難?
時間回到賽前準備的第一天(星期三),一到飯店放好行李就直奔雪邦與蒙地拿公司的車隊技師會合,到達的時間約是當地下午四點,與Tony碰到我的第一件事並不是交給我新聞資料,而是一雙工作手套與製服,馬上穿戴好開始工作了。如果你曾經看過國內的賽車活動,會發現車手通常還身兼技師的角色,車子下場後回到Pit區,通常只要沒有發生異樣或故障,接下來就是休息等待下一回合繼續上場,感覺這似乎沒有什麼錯,但對高階賽事活動而言,事情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技師所使用的工具均由Ferrari所供應,但一些可以提高便利性的器具如束帶或大力膠帶就要自己準備了。

Ferrari自1993年開始舉辦Challenge賽事,至今已有20年的歷史,在2011年隨著新款458 Challenge賽車的推出而開辦亞洲系列挑戰賽,Ferrari在GT與Challenge賽事的合作夥伴AF Corse技術團隊跟著進駐,並同步培訓亞洲區各經銷商旗下技術人員,臺灣蒙地拿公司也主動因應總公司政策派出技術人參與每場賽事,在經過三年的歷練後,每位技師都已擁有豐富的賽車維護經驗,從賽前的車輛配重、四輪定位與調校到例行性檢修,對原廠制定的SOP標準規範執行都已經非常熟練。至於我?一開始當然也只有裝忙用功做筆記的份,另外還幫忙貼了前擋風玻璃的贊助商貼紙,原本還洋洋得意,沒想到後來賽車一下場,那貼紙馬上就飛了。

每一場賽事開始之前,都要為車輛進行前後、左右配重的檢查與調整,這樣才能讓操控性達到最佳化。

賽車的氣壓頂高機讓車子不斷的升起又放下,輪子拆了又裝上,Tony與技師們圍著一台小機器看著幾個數字不斷重複在研究著,這是在調整哪個項目?配重,Tony說著,每次賽前的第一個準備工作就是檢查車輛配重,看四個車輪承受的重量有沒有符合建議的標準比值,如果有出現誤差就必須調整,方式就是調整四隻避震器的高度,基本準則是增加單一處荷重就要調高車身,減輕荷重則是調低,但通常牽一髮則動全身,單一角落經過調整,其他三處也會跟著改變,因此AF Corse有提供調整的基本步驟,可讓作業流程更有效率且精準。

調整車身前後配重的方式是測量車高,過重就要降低車身高度,增加車重則是調高車身。

配重調整好之後馬上進行四輪定位的檢查,擁擠的車房並無法容納四輪定位機,因此只要在賽事過程中沒發生碰撞且一切正常,通常都只需以簡單的野戰定位法來檢查,就是在車身前後裝上橫桿並綁上細線,用尺丈量車輪左右兩側與線的間距,即可判斷前後輪的束角(Toe)有沒有跑掉,傾角則是用另一種簡易的尺規搭配綁上鉛錘的細線,就可測得數值。悶熱的車房讓滿臉汗水已經多到可以順著鼻尖而持續滴落,但技師們仍耐心的一次又一次不斷拆下輪胎將避震器調整幾釐米的高度後再裝上,數據不對再拆、再調,直到外頭天色已經變暗、管理人員要下班關門趕人時,所有檢查工作終於完整,當我跟Tony與技師道別明天見並心想終於可以回飯店洗個澡,好好放鬆吃頓飯時,Tony說他們還要去機場領一個沒拿到的行李,裡頭有可能會用上的工具與零件,看起來這天會忙到很晚……
量胎壓須冒著手被烤焦的危險…

 

第二天,首次的賽前練習,原廠安排資深的指導教練與車手一起上車,對參賽者的行車路線與駕駛技巧作出建議,而我也首度感受賽事開始升溫的緊張氣息,二十幾部458 Challenge同時發動引擎的聲浪已經相當驚人,加上車房內的迴音與猛踩油門讓引擎工作溫度拉昇到正常值,這時會有耳膜就快爆裂的感覺,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群猛獸殺入戰場的景象。一部部賽車全速通過大直線,不過技師盯著的卻是Pit Lane入口,感覺有些奇怪,我問是怎麼回事,Tony說因為車子剛下場時的輪胎溫度較低,跑幾圈後胎壓會隨著溫度拉高而上昇,這時車子會回到Pit區將胎壓降到標準值再回跑道,因為胎壓對輪胎的抓地力有直接的影響關係,當然也有儀器可以測量輪胎溫度,這兩項數值也可作為賽車在跑道上的表現依據,因此只要賽車每次回到Pit區,都一定要測量胎壓並加以紀錄,接下來,我便被指派執行這項任務。

458 Challenge的輪圈與GT賽車相同使用單顆螺絲固定,鎖緊後還要用扭力扳手用標準磅數鎖緊。

量胎壓與胎溫,看起來似乎是很簡單的工作,但賽車一停到我面前後,感覺全然不同,煞車與輪胎的高溫直接迎面而來,一不小心就可能會燙傷,即便戴著手套,但感覺就快要擋不住了,動作快一點才不會感受到燙,Tony的建議。隨著第一回合的賽前練習結束,此次參賽的兩部台灣籍賽車看起來都正常,不過車子一進Pit又開始拆了,因為下一個回合的練習只有車手自己開,加裝的副座椅要拆掉,心想,裝東西我可能會有問題,即便裝好了螺絲可能也會多出幾顆,但拆東西應該不成問題,我毛遂自薦接下了拆椅子的工作,但腰一彎並轉了幾下螺絲,汗水猶如山洪爆發般源源不絕而下,最後甚至還流到眼睛裡,這時我的雙眼已分不清是感動還是懊悔……

除了車輛的檢修,在賽車下場後技師也要擔任資訊的傳遞工作,透過舉牌告知順位與單圈時間。

碰!的一聲,整部車跌了下來
經過連續兩天的磨練後,我這位菜鳥對所有發生的一切事物都已經顯得淡定,不過真正的考驗在第三天的排位賽才剛要開始,我們負責維護的108號車結束排位最快單圈計時後回到Pit區,反應前右的煞車系統有問題,重踩煞車時車輛會往右偏移,技師要針對這個現象進行檢查,但高壓管一接上,碰的一聲後開始出現氣流洩漏的聲音,氣壓頂高機失去作用,車子無法執行檢修工作,緊急突發狀況來了,接下來還有第二回合的排位賽要進行,煞車無法進行拆解檢修,該怎麼辦?

 

這就是賽車運動,即便事前經過詳細且精密的檢查,車子只要一下場,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麼狀況,但事情一發生,就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想出解決方案。氣壓頂高機無法作用,從發出聲音的部位判斷應該是高壓管爆裂,如何將車子頂起?第一個想到的當然就是傳統油壓千斤頂,技師拉了一組過來,但車身太低了,根本塞不進去,幾個大男人用盡吃奶的力氣也無法將車身抬高超過5公分,原本的解決方案是拆下包住後樑的分流器,從後面頂,這時一位資深的義大利技師獲報過來幫忙,看了一眼,從旁邊拿了幾塊小木板往前輪一塞,叫大家用力將車子往前推,前輪爬上木板後,車身有了讓千斤頂塞進去的空間。

賽車回到Pit後,技師要立即檢查輪胎的壓力與工作溫度,此數據加上輪胎的磨耗情況可作為車輛設定與駕駛手法的參考。

才剛解決一個問題,狀況二又跟著發生,雖然查出後左方的高壓管爆了,電腦顯示有庫存零件,但翻遍了整個貨櫃就是找不到,最後只發現類似的同型零件,只能碰運氣拿來比對看看,還好長度只比原本的多了一些些,並不會對其他部位造成影響,接下來就是在時間內將東西裝上去就行了。嗯,由於這些項目跟安全性有密切關聯,我幫不上,這時發現另一邊似乎有清涼的妹可看;嗯,Tony,這我幫不上忙,口有點渴先去拿飲料喝,忙先,Bye……

 

推工作車可以讓人腿軟
這次賽事是2013 Ferrari Challenge Asia的倒數第二站,許多車手自2011年便持續參賽,至今已累積相當豐富的經驗,速度也愈來愈快,而這次在雪邦的賽事還有另一組12小時的GT耐久賽會從星期六的半夜12開跑,在星期天中午12點結束,因此Ferrari Challenge決賽會在星期六就會舉行。經過前一天排位賽的震撼教育之後,罩子放得更亮了,整個人的舉止也更像是一位賽車技師,經過幾天相處後,Tony以外的賽車技師已經沒有我當成觀光客,而從觀光客的眼神也顯示,我在他們眼裡就跟其他技師是沒有兩樣的,我成功的融入了這個團隊,即便我做的事情真的不多,不過依然練就了拿手的三招,就是拆輪胎、擦洗輪圈還有推車,但沒想到的是這三腳貓的三個招式居然在最後的決賽派上用場。
 

氣壓頂高機的高壓管破裂,技師開始馬上要找出損壞的部位並馬上展開修復工作,否則將會影響賽車繼續參賽的可能性。


第一回合決賽,我的任務是將載運著輪胎的工作車推到五百公尺以外的發車點,這會有多難?才推不到50公尺,我開始後悔了,不鏽鋼骨架、高壓純鋼氣瓶,還有兩顆乾胎與四顆雨胎,整個的重量應該有將近一百公斤吧,且四個小輪子也不太給力,滑不太動,但我們又必須盡量趕在賽車到達發車點之前到達,這時沒有別的選擇,就是用力使勁的推。然後,過不到十分鐘,清場的哨聲響起,我們又再次將這組沒用上就等於廢鐵的東西給推回五百公尺之外的車房,這時再多的英雄淚也只能往肚裡吞。
 

同上。


奮力的用生平最快速度旋開螺絲
雨使勁的下,跑道顏色從原本無光的深灰轉為亮黑,技師移動腳步時已能夠濺出水花,氣動扳手的轉動聲幾近瘋狂,在當下,我能夠作什麼?哪裡可以幫忙?頭一轉,我發現雨胎已放在地面等著,輪圈的單顆螺絲已鬆開,接下來只需有人將乾胎拿下並把雨胎裝上再把螺絲旋上就可以了,這正好是先前我已體驗過的事,一想到這裡,雙腳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這時已沒有時間分神去看自己有沒有手刀前後快速擺動,一衝上前,用自認生平最快的速度旋開螺絲,雙手拔下乾胎再順勢將雨胎帶上並旋緊螺絲,我想這時的畫面應該跟F1轉播並沒有差太遠,只是後來發現螺絲鎖反了,只得重新再來一次。
 

碳纖陶瓷煞車來令片是主要的消耗品,平均每3~4場比賽會更換一組來令片,碟盤則可以撐完整年賽季。


一個又一個的輪胎更換,從前輪到後輪,再幫忙把換下來的乾胎放回工作車上,過程或許只有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但每一個動作卻都深深印在腦海中,當最後將兩部賽車都換好了胎,用扭力扳手將螺絲旋緊並推著車離開跑道時,看著別人才剛開始要換胎,而清場哨音已急著將技師趕出賽道的那一刻,心裡真的非常爽,爽的不是我們比別人早一步將輪胎換好,而是我真的有幫上忙也真正成為了技師團隊的一份子。
 

458 Challenge的引擎仍與街道版相同,自2011年開始啟用後,至今沒有任何一顆引擎發生內部機件的自然損壞,耐用性相當高。


身為一位賽車技師,對安全與所有項目的要求比保養一部超跑還要更加嚴謹,因為賽車只要一上場,便處於極度嚴苛的工作環境,從起跑到揮下方格旗,只要有用到油門幾乎都是到底的,引擎轉速檔檔都是紅線區,即便是煞車,變速箱及引擎也都沒有閒著,而碳纖陶瓷煞車更可以煞到冒火,極速可輕鬆達到260km/h,全場平均車速也都在160km/h以上,這時只要機械有出現任何狀況,所造成的情況都是非常危急的,因此要成為一位稱職的賽車技師,除了需要嚴格的自我要求並接受嚴格訓練之外,臨場反應要快且經驗更要豐富,才能夠將任何可能發生的人為疏失與錯誤排除,沒有好的車隊技師,很難有順利完賽的賽車。
 

每一次回到Pit車房,原廠工程師都會下載行車資料,提供車手作為改進駕駛方式的參考。


In My Opinion~追求完美的執著與熱情,絕不妥協
這次是一日技師單元開始執行後的首次海外取材,如果只是一位觀眾,其實很難得知車隊技師在賽前準備時的困難與艱辛過程,AF Corse曾動員12名技師只花一個晚上不眠不休將一部大撞的458 Challenge在決賽前一刻修好,而且過程沒有發生任何機械問題順利完賽,更別說是擦碰或更換鈑件這類的小傷,此外,最讓人感到訝異的是Ferrari Challenge自2011年開跑後,在這三年間尚未有任何一部458 Challenge賽車的引擎需要翻修或出現自然損壞(非官方資料),由此可看出其優異的本質。
 

 


當然,我們也非常感謝臺灣蒙地拿公司的大力協助,從開始提案、評估到最後確認採訪場次,這中間的過程雖然長達一年,不過所得到的結果是讓人滿意的,連續四個工作天參與車隊運作及實際體驗,我們對Ferrari又有了新的認識,不管是街道的量產超跑或賽車場上的競賽,皆忠實展現Ferrari對速度與追求完美的執著與熱情,絕不妥協。

在決賽開始前,技師要將備用輪胎與工具車推到發車點,以因應可能發生的天氣轉變與其他狀況。

經過一圈的暖胎之後,開跑前仍需要再次檢查胎壓,以確保輪胎處於最佳工作狀態。

 

 

決賽一開始,賽事成績只能靠車手自己去爭取,技師所關心的重點在於車輛能夠順利完賽並回到車房。